•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漯河統戰網信息中心 -> 多黨合作 -> 黨外精英

    獨家 | 民革黨員陳康:我國應急體系建設將迎新機遇

    黨外精英

    2020-03-02 20:12:13

    506 0


    陳康,民革黨員,四川省人民醫院急救中心副主任、國家(四川)緊急醫學救援隊隊長。


    3月1日下午2點15分,隨著34名康復患者的出院,武漢市硚口武體方艙醫院將進行“休艙”處理,這也是武漢市首家“休艙”的方艙醫院。2月5日,武漢第一個方艙醫院正式啟用,到2月28日,武漢已建成16家方艙醫院,收治患者1.2萬人。


    2月5日凌晨5:30,醫護團隊到達武昌火車站。


    武漢客廳方艙開艙前,醫護團隊自發組織的宣誓。


    據悉,國家(四川)緊急醫學救援隊從2月5日凌晨抵達武漢后,先后完成了武漢客廳方艙醫院和漢陽方艙醫院的建設,并與其他醫療隊共同接管了漢陽方艙醫院,為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發揮著獨特而重要的作用。


    那么,到底何謂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方艙醫院在建設過程中有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帶著諸多問題,近日,本報記者專訪了民革黨員、國家(四川)緊急醫學救援隊隊長陳康。 


    記者:國家(四川)緊急醫學救援隊是一支怎樣的團隊?平時主要承擔什么樣的任務?


    陳康:國家(四川)緊急醫學救援隊建于2012年,以四川省人民醫院為主體組建,是全國第一批建設的國家級緊急醫學救援隊伍之一。這支隊伍是目前國內實戰經驗最豐富的隊伍,參加過蘆山地震、茂縣疊溪鎮山體垮塌、九寨溝地震、長寧地震救援,還代表中國政府參加過尼泊爾國際救援,成功完成全球首例 5G+航空醫學救援案例,同時也是目前國內唯一一支適應高原環境的隊伍。


    國家(四川)緊急醫學救援隊指揮部正在指揮部監控中心召開艙區風險分析會議。


    我們的主要專業方向是突發事件發生后的緊急醫學救援,簡單來說,就是在科學救援的前提下,以最短時間、最快速度開赴事故現場進行應急處置。


    與此同時,我們還承擔著帶領四川全省的應急隊伍體系建設,包括對下級單位的培訓和指導工作;還有與周邊兄弟省份的隊伍形成區域協同機制,共同參與重大事件應急處置。


    記者:疫情暴發之后,國家(四川)緊急醫學救援隊主要做了哪些工作?此次赴武漢參與新冠肺炎疫情救治,國家(四川)緊急醫學救援隊與其他醫療隊相比又有哪些不同之處?


    陳康:我們主要做了 3 個方面的工作。


    首先是在疫情暴發之初,四川尚未啟動一級響應之前,因為有以往參與很多應急事件處置的經驗,我們就已經敏銳地感覺到,事態可能進一步嚴峻,所以就有預見性地開始進行防護用品的儲備工作。


    其次是根據自身隊伍特點進行培訓。因為我們的主要專業方向并不是傳染病,但是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所以我們也提前對所有的隊員組織了傳染病相關知識、防護服穿脫等集體培訓工作。


    陳康在入艙前穿戴防護器材。


    再次是根據傳染病疫情的特點,有針對性地進行了一些裝備物資的準備,重點是包括一些氣溶膠消毒、空氣消毒等專業設備。這對后來到武漢后,特別是我們隊伍駐地的消毒工作,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


    說到不同之處,其實最核心的區別,就是我們是一支成建制、有訓練、有實戰的隊伍,是一支已經被多次證明過,具有極強戰斗力的團隊。而其他的隊伍,大部分是臨時性組建,其整體建制管理、指揮、調度、專業、經驗等方面,這個坦白講還是有差距的,特別是在應急處置經驗、隊員心理素質這兩個方面,應當說差距還是比較明顯的。


    記者:我們知道,您帶隊參加了客廳和漢陽兩座方艙醫院的建設。事實上,對于方艙醫院,很多公民都比較陌生,能否給我們普及一下?您認為,在此次疫情抗擊中,方艙醫院建設及運轉面臨哪些困難?又是如何克服的?


    陳康:所謂方艙醫院,前身即方艙式可移動野戰醫院,方艙醫院是以醫療方艙、技術保障方艙、病房單元、生活保障單元等構成,在任何條件下保障傷員救治及公共衛生應急保障。以往這類方艙,多見于戰爭中軍隊使用,此次疫情,可以說,國家也完全是按戰時狀態來應對了。


    武漢漢陽方艙醫院外景。


    方艙醫院建設時間短任務重,要在 24 小時內將一個展覽館建設成為一個傳染病收治醫院,不論從行政、后勤、醫療、護理、感控、醫技、信息化建設等各個專業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面臨的困難實在太多太多。


    舉一個小例子,就是關于病人的基本醫療信息的問題。大家都知道,方艙內是污染區,方艙外是清潔區,但有一個小的細節,最開始都甚至被忽略。病人的基本醫療信息怎么溝通,方艙內下的醫囑,怎么傳遞到方艙外,紙質醫囑單,絕不可能從艙內拿到艙外,那艙外的醫務人員,如何配合治療,提供相關醫療物資?平時很簡單的信息化問題,在這里,就是一個巨大的難題,沒有任何現成的系統,所有的醫療HIS系統,都是按照普通醫院流程設計的,不是按照方艙醫院設計的。所以我們在四川國家隊原有的救援系統的基礎上,緊急地進行了現場軟件升級,做出了一個“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方艙云HIS系統”,解決了醫生、護士、檢驗、放射、藥品等各部門間相互溝通協助問題,實現了病人全程信息化管理,保證方艙醫療病人信息的無紙化共享,減少了職業暴露風險,提高了工作效率。


    記者:當前方艙醫院的運轉情況如何?您認為,方艙醫院在武漢疫情防控中發揮著哪些作用?


    陳康:武漢國際博覽園漢陽方艙醫院完全建成后,能容納 6000 名新冠肺炎輕癥患者。


    漢陽方艙醫院艙內患者居住分區。


    目前 72 名四川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隊員及 303 名四川省第六批援助湖北醫療隊隊員進駐B1區,共管理960張床位,整個方艙醫院醫療、護理、感控、醫技等流程清晰,軟硬件設施基本齊全,制度較為完善,秩序井然有序。


    對于方艙醫院,我們認為,在此次疫情中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從官方公布的數據看,每4個病人中,就有1個病人是在方艙醫院接受治療的。它解決了當前武漢面臨的一個最大問題,就是病員的“量”的問題,能夠大批量收治陽性輕癥病人,就是盡最大努力,切斷了這些傳染源,方艙醫院極大的緩解了武漢床位不足、醫療設施不足的壓力。因為他們絕大多數只有輕微癥狀,病人往往覺得自己沒啥問題,未集中收治前,他們社會活動維持正常水平,從而成為移動的傳染源可能性極大增加。集中收治后,極大程度切斷了這些病人的外部活動,從而減少人際傳播。


    記者:請介紹一下目前四川緊急醫學救援體系建設情況?在突發事件中,緊急醫學救援體系能發揮什么作用?


    陳康:總體來說,四川的緊急醫學救援體系,是在苦難中發展起來的。


    我們經歷太多,從汶川、蘆山、九寨溝、長寧,近 10 年來,大約每2.5 年,四川就要遭受一次較大地震,所以我們是不斷地實戰經驗中,進步和發展的。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四川的緊急醫學救援體系,應該說已經逐步形成了省、市、縣三級體系,各層各級的隊伍建設, 一般事件,當地處置;重大事件,省上指揮;在這個基礎上,特別重大事件,按照國家和省上的部署,決定是否啟動國家隊。


    所以,我們認為,一個好的緊急醫學救援體系,就是要做到科學決策,適度響應,充分應對。做好充分的準備,用充足的資源,解決人民群眾在突發事件中對醫療資源的爆發式增長的需求。


    記者:結合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實踐,您對我國的緊急醫學救援體系建設有什么建議?


    陳康:通過這次新冠疫情,相信國家和省里會對應急體系的建設有一個新的評估,應急體系建設會有新的發展機遇。應急體系里,兩個大的分支,一條是緊急醫學救援體系,一條是疾病預防控制體系,我覺得,通過這次的事情,證明在有限的范圍內,緊急醫學救援體系,可以作為疾控體系的有益補充,比如通過增加一些專業醫學裝備、補充一些專業人才,使得隊伍在緊急狀態下,具備一定的處置能力。


    另外,我認為,從非典到汶川地震,是我國公共衛生體系和緊急醫學救援體系發展的兩個重要節點,而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將是我國應急體系的一個新的起點,這將在某種程度上,極大地改變我國應急體系的總體設計和規劃。




    作者:《團結報》記者 馬寅秋

    來源:團結報團結網

    推薦閱讀

    ?

    文章評論

    注冊或登后即可發表評論

    登錄注冊

    全部評論(0)

    請選擇要切換的馬甲:

    怎样跑货运多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