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漯河統戰網信息中心 -> 多黨合作 -> 民革 -> 參政議政

    如何讓禁食野味措施落地?民革法學專家王建平這樣建議

    參政議政

    2020-03-05 08:10:00

    621 0

    2月24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六次會議表決通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的決定》?!稕Q定》在野生動物保護法的基礎上,以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為導向,確立了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制度,打擊非法野生動物市場和貿易。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對濫食野生動物嚴重威脅公共衛生安全問題,社會反映強烈。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為何顯得如此緊迫?當前禁止食用野生動物面臨哪些難題?哪些措施將有助于文明飲食習慣的形成?針對這些問題,《團結報》記者近日采訪了民革黨員、四川大學自然災害應急管理與災后重建研究智庫首席專家王建平。


    專家簡介


    王建平接受電視臺記者采訪。


    王建平,民革黨員,四川大學法學院教授,四川大學“民商法學”博士研究生導師、學科負責人、學術帶頭人,民商法學研究中心主任,四川大學“自然災害應急管理與災后重建研究智庫”首席專家。



    以下為采訪實錄:


    記者

    聯系此次疫情,您怎么看待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王建平:我是研究“災害法學”的,公共衛生事件是我關注的重要領域之一。早在武漢決定“封城”之前,我就關注到野生動物的食用和販賣問題,及其與新冠肺炎疫情之間的關系。我認為,食用野生動物可以看做是動物致災性的起點,即疫情發生過程中“病毒由動物到人,再到人傳人”這一過程的起點。簡單來說,食用過程中,病毒由野生動物為宿主轉向食用人群為宿主,禁止食用野生動物,本質上就是要切斷這個源頭。在我的研究中,這屬于“疫病災害的源頭防范”范疇。


    當前,禁食野生動物也表現出很強的緊迫性。一方面,禁食野生動物與生物安全有直接關系。也就是說,野生動物是生物領域的重要資源,事關生態平衡和生態安全,過度食用野生動物,不但導致某些物種或者野生動物滅絕,而且,會誘發類似新冠肺炎疫情一類的動物——人類疾病,危害野生動物和人類的共同安全。另一方面,作為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國,我國承擔著重要的國際義務和社會義務。如果因過度食用野生動物,對野生生態系統造成嚴重損害,那么這種國際義務的承擔與履行就會受到影響,也必然會對中國的國際形象產生一定負面影響。具體到此次,可以說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嚴重威脅到我國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公共健康,也一定程度上損害了我們的國際形象。這從反面教訓了我國的野生動物嗜食者,“野偏好事關社會安全和國家可持續發展,必須堅決禁止。



    記者

    當前,在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落實上,我國主要面臨哪些問題?


    王建平:其一是法制方面。有關法律法規還需進一步健全,真正促使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局面的形成。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法》1988年11月8日頒行,先后經歷4次修改或修訂,野生動物食用的問題按理說應該已經解決。但相關立法側重點和司法實踐,側重于保護“珍貴、瀕危、有益的和有重要經濟、科學研究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對于交易和食用還需進一步明確。


    其二是“食野”傳統習慣方面。我國民間社會長期流行“吃啥補啥”的飲食理念,“野味滋補”“越原生越營養”“食不忌口”等不良食俗盛行不衰。我認為,這是一種非常惡俗的不良傳統。


    其三是社會觀念方面。對野生動物保護的社會氛圍,尤其是譴責甚至嚴懲濫食野生動物的社會文化氛圍還沒有形成。盡管我們有公眾人物大力呼吁“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勸阻人們不要為了象牙和魚翅去殺害野生動物,但禁止食用野生動物,還沒有達成全社會的基本共識,食野陋習還沒有引起全社會的高度重視。



    記者

    《決定》要求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亂食野生動物陋習。您怎么看其意義?


    王建平:應該說,全面禁止和懲治非法野生動物交易行為,恰逢其時。我注意到,2003年5月7日國務院出臺《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2008年6月4日《汶川地震災后恢復重建條例》出臺,這些類似的條例文件都是在重大公共安全事件發生后,著眼于應急治理能力的有力措施。此次《決定》的出臺,對于緊急干預野生動物非法交易和捕食獵殺行為,增強野生動物保護領域治理能力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


    我還注意到,在這次疫情之初即1月21日,市場監管總局、農業農村部、國家林草局即發布通知,強調“嚴格落實野生動物交易市場關閉措施,嚴禁野生動物交易”。但這個通知只有“急就章”的作用,相比之下,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決定》可以長久應用,對于我國形成“革除濫食野生動物的陋習,維護生物安全和生態安全,有效防范重大公共衛生風險,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加強生態文明建設,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是具有重要意義的。


    此外,由立法機構通過的《決定》本身也在今后的立法和司法實踐中透露出幾點導向,一是對濫食野生動物等行為實施重罰,二是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將是重要導向,三是最終希望促成科學健康文明生活方式的形成。


    記者

    讓不食用野生動物變成全民共識,我們還需要在哪些方面下功夫?


    王建平:首先要在立法方面下足功夫,確保有法可依。一方面,《野生動物保護法》需要系統性、細致性和聯動性的修訂,建議在其立法宗旨中明確加入“全面禁食野生動物”的有關規定。另一方面,要將《決定》《野生動物保護法》《傳染病防治法》和《檢疫法》《突發事件應對法》的銜接研究清楚,落實禁食野生動物對于公共衛生事業發展的意義。


    其次要在執法上下足功夫,確保有法必依,并做到執法必嚴、違法必究。野生動物保護的執法問題,涉及多個部門,需要強調協調協作、互相配合執法。建議將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納入相關部門考核指標體系。


    與此同時,建議高度重視“災害法學”的學科建設和發展,在國家一級學科“安全科學與技術”的“災害學”這門學科中,推動“災害法學”的建設和發展,為類似野生動物食用等帶來的公共安全突發事件提供一定的理論支持。


    除此之外,禁食野生動物習慣的養成和培育,還需要全民共同努力。要提倡文明健康的飲食方式,并通過加強科普宣傳,讓全體公民理解食用野生動物的危害,從而為修改完善以及出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法律法規和相關規范性文件,打下良好的群眾基礎。



    作者:《團結報》記者 黃昌盛
    來源:團結報團結網

    推薦閱讀

    ?

    文章評論

    注冊或登后即可發表評論

    登錄注冊

    全部評論(0)

    請選擇要切換的馬甲:

    怎样跑货运多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