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信息中心 -> 多黨合作 -> 黨外精英

    民建會員陳希德:為毛主席照相的“資本家”

    黨外精英

    2020-06-11 17:23:58

  • 管理
    208 0

     2004年9月,在迎接國慶55周年之際,筆者采訪了民建老會員陳希德先生,請他回憶當年為毛主席照相的情景,于是陳老給我講述了下面的故事:


    我叫陳希德,今年83歲了,終生都以照相為業,現已退休18年。在中國,以照相為業的人有成千上萬,但為毛主席照過相并留下了與毛主席幸福握手合影的,恐怕就是鳳毛麟角了,而我就是這樣的“鳳毛麟角”。


    55年前,我是漢口“時記”照相館的“少東家”,后又出任公私合營“時記”照相館經理(資方代理人)。就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我曾以精湛的攝影技術,為朱德、董必武、徐特立、林彪、葉劍英、李先念、程潛、譚政、陶鑄、鄧子恢等20多位中央首長拍過照。


    剛解放時,中共中央中南軍政委員會設在漢口,許多中央首長都住在漢口原“租界”區內?!皶r記”照相館也位于原“租界”內中山大道靠近漢口老火車站,周圍環境優雅,館內照相技術和服務質量也不錯。因而許多中央首長都曾舉家前來“時記”照過相,還有一些因公來漢的中央首長,也曾慕名由中南局干部陪同來到“時記”留過影。 


    最令我難忘的,是曾經兩次為偉大領袖毛主席拍照的幸福情景。


    第一次是1958年9月,武漢軍區第三屆黨代會第一次會議期間。那一天剛吃過午飯,武漢軍區政治部的同志來找我,請我幫忙去為會議拍團體照。我二話沒說,到照相館帶上長條轉機等器材,就隨軍區的吉普車出發了。小吉普由漢口中山大道的車站路口經江漢一橋和通車剛一年的“萬里長江第一橋”,僅半小時就安全抵達位于武昌姚家嶺的武漢軍區大院。當我在軍區小禮堂外廣場上把長條轉機架設、調試妥當后,才被告知:今天毛主席要來與武漢軍區黨代會代表合影。


    下午2點鐘,毛主席在武漢軍區首長陳再道陪同下,來到拍照現場。他老人家身穿那套大家十分熟悉的灰色中山裝,向早已列隊等候的代表們走去,并微笑著向大家揮手致意。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毛主席,心情也十分激動,但因惦記著自己肩負的重大任務,只得趕緊收回心志,凝神于長條轉機之上。這天陽光燦爛,秋高氣爽,拍攝進行得非常順利。當我拍完照,收妥相機,再想仔細看看毛主席時,他老人家已經離開拍攝現場了。這令我不免感到深深的遺憾。


    也許你要問:這么重要的拍攝任務,怎么會交給我這一個“資本家”去完成呢?這恐怕還得從中國“開會必拍團體照”的習俗說起。


    原來,這開會必拍團體照,的確是咱中國人的“專利”,它大約形成于蔣介石的南京政府成立初期。鑒于當時的各種照相機均不適于拍數百人的團體照,精明的美國柯達公司立即專為中國人設計制造了一批靠機械發條啟動的長條轉動照相機,并配上專用的長條膠片投放中國市場。一時間,中國各大城市的各大照相館都添置了美制長條轉機。于是“開會必拍團體照”也由中央到地方而“蔚然成風”了。然而好景不長,“七七事變”之后中日戰爭全面爆發,會議和團體照也隨之“龜縮”于重慶一隅。美國柯達公司見無利可圖了,也就再沒生產長條轉機和長條膠片。


    所以到解放時,武漢大多數照相館的長條轉機因無配套長條膠片而成了“聾子的耳朵”,繼而因久棄不用漸漸成了一堆廢鐵。唯獨“時記”的長條轉機仍生命長青,轉個不停,當時武漢地區大型會議的團體照,幾乎都由“時記”包圓了。怎么會這樣呢?只因“時記”“少東家”的心靈手巧。


    我1922年出生于浙江省寧波市新昌一戶詩書世家。我祖父陳伯紳是晚清翰林,曾官拜“中書”,亦是名重桑梓的書畫家。我父親陳曉棣受家風薰染,自幼酷愛書畫,后考入上海美專;畢業后在上海開了一家為照相館和西洋劇畫布景的小店,后來又轉到武漢開辦了一家小照相館——這就是爾后與“品芳”、“鐵鳥”、“啟新”并稱為漢口四大名相館的“時記”照相館。我在寧波中學高中畢業后,于1945年12月來到武漢,希望考大學繼續深造,但家父希望我繼承家業,撐起這個照相館。作為家中長子,我覺得有責任幫父親,只好進照相館開始了學藝生涯。我有文化,又肯鉆研,不久便成了“時記”技術上的頂梁柱。


    就在別的照相館因無長條膠片而廢棄長條轉機時,我卻將父親在抗戰時閑置一邊的長條轉機修理好,并試驗成功以航空膠片改裝后替代長條膠片的攝影方法。不過對于經營我從不插手。家父為營造經營環境,曾數次在家中宴請國民黨漢口市政府稅務局、警察局等有關部門的官員,并希望我也能作陪。我總是推托“店里忙、要照應”,然后拿上幾個包子或饅頭就出門,從未與之上過桌。直到建國初期家父回上海養老之后,我才不得不承襲了“資本家”的帽子。


    可能是由于我人不壞、技術好,所以黨和政府有關部門在極其慎重對若干人選進行考察后,最終確定由我來為毛主席拍照。就在我完成第一次為毛主席拍照之后三個月,我又一次領受了為毛主席拍照的任務。


    當然,事先我還是什么也不知道的。


    那是1958年12月28日中午,我剛準備下班回家吃飯,長江日報攝影記者郭雷震同志忽然風塵仆仆地來到館里,他急切地對我說:“你快跟我跑一趟,武漢市第三屆黨代會要拍團體照?!蔽壹泵纤杵鞑呐c他一同前往。地點是位于武昌徐家棚(今團結路特5號)的湖北省儲備物資管理局三三七處戰備倉庫。那地方很大,有鐵路直達庫區內,然后再分為若干支道直通各倉庫前的站臺。到那兒后我們得知:今天要來的中央首長將乘專列直達庫區,拍照時間初定在下午2點鐘,也許還會稍晚點。


    于是,我們以最快速度架設、調試好了長條轉機。由于這時正是冬至之后不久,正處于一年中日照最短的季節,所以我讓照相隊伍朝西偏南一點而立,背靠鐵路專線,面對長江,以便萬一首長來晚,還可以盡量借助夕陽的余暉和江面的反光。


    然而2點鐘沒有照成,因為首長的專列未到。經有關同志聯絡,說專列大約4點鐘到。臨近4點鐘,大家又排好隊形等候著,但專列仍未到。只好又讓大家解散,原地休息待命。休息時,代表們小聲議論著:今天來的中央首長會是誰呢?莫不是毛主席吧?要是毛主席那該多好呀!……也有代表在擔心:首長要是太來晚了,那光線就不夠了,相照不好怎么辦?這也正是我最為焦心的問題。


    直到下午5點一刻鐘左右,首長專列終于開進庫區了。這時有關領導才告知大家并囑咐說:現在要與我們合影的是偉大領袖毛主席,請大家一定嚴守紀律,保持隊形。


    我因背對長江、面向專列,所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專列的門打開了,一位警衛人員先走下專列。接著,身穿灰色長呢大衣、頭戴灰呢人民帽的毛主席也從專列上走下來,然后由照相隊伍北端繞到前面來。大家都以激動的目光向毛主席致敬!可能是為了抓緊時間,毛主席沒有向大家揮手致意,直接大步走向前排正中預留的空位坐下。


    見毛主席已經坐穩,我就發出了口令:“注意!現在開始照相!”隨即我啟動了長條轉機。這時現場安靜極了,只聽見照相機齒輪轉動的輕微響聲。當照完72英寸的第一張膠片后,我又發出口令:“請大家原地不動,再照一張?!庇谑?,上足一次發條可以照200英寸膠片的長條轉機又立即工作起來,將毛主席與400多位參加武漢市第三屆黨代會代表的合影,再度記錄在經我改裝后的航空膠片上。


    由于當時光線已不太好,我將光圈打得比較小,而將速度調得比較慢,這樣終于獲得了理想的曝光效果。后來照片沖印出來,好些同行都不敢相信這是冬季傍晚靠自然光線所拍攝的。


    照完相后,毛主席這才站起來轉身向大家揮手致意。這時,前排靠得近的同志已跟毛主席握了手,但隊形始終未亂。我因為要抓緊有限亮光收拾照相器材,只得戀戀不舍地把目光從毛主席身上收回來。我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在心里羨慕那些已跟毛主席握過手的同志,卻不知道一個巨大的幸福時刻,正在悄悄地降臨到我的身上。


    我剛把長條轉機從三角架上卸下來裝進箱內,接著收拾三角架時,忽聽見我對面有人在喊:“毛主席過來了!毛主席來了!”我忙抬頭,只見毛主席滿面笑容,大步流星地朝我走來。我趕緊起身迎了上去,才邁出二三步,毛主席就已經到了我跟前,他老人家一邊向我伸出右手,一邊說:“攝影師同志,你辛苦了!”我立即緊緊握住毛主席的大手,頓時覺得喉頭發熱、鼻子發酸,激動得一句話也說不上來。這時,似乎有道亮光閃了一下,當時我也沒意識到是怎么回事,只是感到全身心都浸透了一股幸福、激動的暖流……



    事后我才知道,原來那道閃光是長江日報記者郭雷震同志在一旁按下了快門,從而搶拍了這一令我終身幸?;貞浀恼滟F歷史瞬間。郭雷震后來把這張照片連同底片都送給了我。我一直把這張照片帶在身邊,并一直以此激勵自己,兢兢業業、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從1977年開始,到1987年退休為止,我連續十年受到武漢市江岸區政府的立功表彰。退休后我又連續十一年如一日,支持擔任武漢市人大常委會委員和民建武漢市委會副主委兼秘書長的妻子石怡雯,搞好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工作,直到1998年她退居民建武漢市委會顧問。

    如今,我和老妻朝夕相伴,每天澆花、散步,含飴弄孫,共享人間天倫之樂。唯一沒變的是,這張毛主席與我親切握手的珍貴照片,我依然每天帶在身邊……

     


    作者劉力,系民建湖北省委會原副巡視員

    來源:武漢民建微信號

    本文標簽: 民建會員 陳希德 毛主席 照相 資本家

    上一頁:【民盟先賢】數學家華羅庚的詩意文采 下一頁:冷遹:辛亥元勛 民建先驅

    推薦閱讀

    ?

    文章評論

    注冊或登后即可發表評論

    登錄注冊

    全部評論(0)

    請選擇要切換的馬甲:

    怎样跑货运多赚钱 极速时时彩杀号计划 河南福彩22选5幸运之门 时时彩开奖是人工控制 股票配资平台 湖北十一选五专家预测 秒速时时彩平台开户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公告牛材网 外围广东快乐十分技巧 内蒙古体彩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湖北快3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