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信息中心 -> 新聞中心 -> 時政新聞

    神秘的“北京九所”成就了多少大事?這些曾“跟任何人都不能說”

    時政新聞

    2020-07-06 15:13:57

  • 管理
    896 0

    六十多年前,在北京西郊的一片高粱地里,一座名為“花園路3號院”的辦公樓開始動工,“北京九所”就建在這里。此后一段時間,鄧稼先、周光召等科學家先后加入,來到這里工作。
    當時,新中國正值三年困難時期,同時還面臨著西方大國的核訛詐與核壟斷。盡管困難重重,壯志報國的科學家們就在這里,為了祖國核事業“干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日前,總臺央視《面對面》采訪了三位參與核武器研制的科學家,揭秘“北京九所”里那些曾“跟任何人都不能說”的隱秘。


    “核武器”三個字后面是“隱秘的偉大”
    1958年7月,北京西郊的一片高粱地里,一座嶄新的辦公樓開始動工建設。這座名為“花園路3號院”的辦公樓,是為一個叫“北京九所”的機構而建的。一項隱秘而偉大的事業,即將在這里開始。
    當年8月,22歲的胡思得從上海復旦大學畢業,被分配到九所。來九所報到的當天,他見到了第九研究所一室主任——33歲的鄧稼先。 
    當時,鄧稼先給年輕的大學生安排的工作是,學習一本錢三強從蘇聯帶回來的《超聲速流與沖擊波》。胡思得回憶,學習是認真的,但學來學去,為什么要學,成了大問題。
    一個月后,他“斗膽”向鄧稼先提出,“能不能開一個黨小組會,給我們講一講到底干什么?”胡思得回憶,鄧稼先后來告訴他們要搞核武器,“講完‘核武器’三個字后,又講了很多不能跟任何人說我們是干什么的話,至少交代了二三十分鐘?!?/strong>

    他們餓到浮腫也沒停止過計算

    1957年,中國政府與蘇聯簽訂了《中蘇國防新技術協定》。按照協定,蘇聯將援助中國研制原子彈,向中國提供原子彈的教學模型和圖紙資料。而九所的任務就是消化這些資料。
    但是,到了1959年6月,蘇聯致函中國,表示不會向中國提供原子彈教學模型和圖紙資料。1960 年 7 月,蘇聯政府撕毀同中國簽訂的所有協定和合同,蘇聯專家帶著重要的圖紙資料撤出中國。有一種悲觀的說法,“中國再過20年也搞不出原子彈”。

    1960年,正值三年自然災害,帶來糧食短缺。但“九所”的大樓里,哪怕被餓到浮腫,算盤和手搖計算機的噼啪作響也從來沒有停過。年輕的科研人員在鄧稼先的帶領下,緊張地進行著“九次計算”。

    所謂“九次計算”,就是利用特征線法解流體力學方程,模擬從啟爆到碰靶的物質運動全過程。如果計算結果和蘇聯資料中提供的數據接近,說明九所掌握了原子彈的工作原理,只有這樣,才能開始原子彈的理論設計。

    也是在1960年,一批蘇聯留學生回到祖國,他們給“九所”注入了新鮮血液,李維新就是其中一員。當時的李維新只有24歲,和他同時進入九所的,還有在蘇聯取得數學副博士學位的28歲的李德元。


    △李維新
    李德元:1960年28歲到“九所”的,到現在沒離開過,我一直在九所。我覺得我的青春是非常幸運的。
    記者:怎么講?

    李德元:因為我一來就碰到一些頂尖的科學家。

    △李德元

    當時,頂尖的科學家在“九所”集結,郭永懷、王淦昌、彭桓武、程開甲、陳能寬、秦元勛、周毓麟等。但是,“九次計算”如同一個關口,卡在那里,得出來的一個重要數據和蘇聯專家講課時提到的技術指標不符合。


    推翻蘇聯數據 

    “九次計算”為核武器研究奠定理論基礎

    直到1961年,又一位科學家的加入,為“九次計算”畫上了句號。這個人是周光召。

    胡思得:他從頭至尾把我們的數據重復算了一遍,覺得沒錯。所以他當時就提出一個懷疑,會不會蘇聯專家的數字給錯了?這是一個非常大膽的懷疑,我們要聽他后面的解釋。一個沒有搞過原子彈的人,否定原子彈專家給的數據,這談何容易? 
    1961年9月,周光召從炸藥能量的利用率入手,求出炸藥所做的最大功,從理論上證明了九次計算結果的正確性和蘇聯數據的不可能。

    “九次計算”持續將近一年時間,反復磨礪,厚積薄發,為之后原子彈和氫彈的成功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
    羅布泊騰起了蘑菇云 

    辦公室研究者卻不敢歡呼

    “九次計算”結束后,原子彈的研制加速進行。1963年初,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理論設計方案按預定計劃誕生了。鄧稼先在這份歷史性的文件上,鄭重地簽署了自己的名字。
    1964 年10月16日,羅布泊一聲巨響,火球騰地而起,沖擊波從地面上卷起粗壯的塵柱,戈壁灘上冉冉升起翻滾飛騰的蘑菇煙云。根據現場采集的數據表明,爆炸威力初估 TNT 當量在 2 萬噸以上,科學家們確認這是一次成功的核爆炸。

    ?

    那一天,胡思得身在青海核武器生產基地,李德元和李維新依舊在北京九所辦公室里。

    李維新:得知試驗獲得圓滿成功后,當時大家都在鼓掌,不敢歡呼。因為,我們的會議室靠圍墻太近了,怕聲音傳到外頭。那時候是保密的。
    新中國首次核試驗的成功震撼了全世界!僅僅兩年零八個月后,震撼再度降臨,中國第一顆氫彈爆炸成功,繼美國、蘇聯和英國之后,中國成為第四個掌握氫彈原理和制造技術的國家。
    為什么中國人只用兩年多時間,就實現了原子彈到氫彈的突破?很多年來,人們一直在找尋這個問題的答案。這個問題被世人反復追問,但任何理性的回答都無法涵蓋將生命投入其中的人們的體驗。 
    李德元:“我對國家有貢獻,這一輩子過得可以”
    責任感驅動著新中國核武器從無到有、從0到1的突破,驅動著從原子彈、氫彈、中子彈、核武器小型化的推進。
    1986年7月29日,鄧稼先離世。幾天后,《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發文章,“中國兩彈元勛鄧稼先逝世 黨和國家領導人深切哀悼”。隱姓埋名28年后,世人終于從鄧稼先的報道中窺見了中國核武器研制的艱辛歷程。

    △鄧稼先

    鄧稼先走之后,胡思得從副所長到副院長、院長,主管核試驗。最后幾次加快核試驗的任務由他來執行。

    在一次次的突破中,曾經的小字輩已成為老者。他們人生的四分之三,都交付給了九所,那是他們人生中,最黃金的歲月。
    如今,胡思得84歲,李維新84歲。接受我們采訪不久后,李德元因病醫治無效逝世,享年88歲。他們為核武器默默奉獻了一輩子。因為保密,他們的相冊中幾乎沒有壯年時期的照片,所獲得的榮譽和獎項也不能對外公布。
    李德元:我參加了中國的核武器研制,這是我一輩子的價值。我很自豪,參加這么偉大的事業。我大言不慚地說,我對國家是有貢獻的,這一輩子過得可以。


    來源:?央視新聞
    本文標簽: 神秘 北京九所 成就 大事 任何人 不能說

    上一頁:有一本中文小冊子,今年一百歲了 下一頁:俄媒:俄羅斯在中美之間作出了選擇——

    推薦閱讀

    ?

    文章評論

    注冊或登后即可發表評論

    登錄注冊

    全部評論(0)

    請選擇要切換的馬甲:

    怎样跑货运多赚钱 吉林快三今日提前预测 广东11选5开市通知 广东快乐十分彩结果 11选5中奖号码走势图 黑龙江36选7前100期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快五遗漏 江西快三玩法中奖介绍 甘肃11选5任3中了多少钱 天津11选5任选基本走势